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承包大明

第七百九十二章 自食恶果

承包大明 南希北庆 5105 2020-09-15 13:22

  

是不是还没有开始卖?”

万历盯着好一会儿,可那面最显眼得墙,愣是没有动静,他一颗心都提了上来,于是向郭淡问道。

“卑职也......!”

郭淡欲言又止,然后道:“卑职下去看看吧。”

“你快去。”

万历赶紧挥挥手,等到郭淡下去之后,万历不禁起身来到窗前,盯着那面墙,喃喃自语道:“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

张鲸、张诚不禁也面面相觑。

这不应该啊!

在此之前,马报宣传得到很不错的反响,今日来到这里的人也非常多。

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局面。

隔壁包间得申时行、王锡爵、王家屏等阁臣看着也非常纳闷。

“不是说今日挂牌出售马赛的股份么?”

申时行不禁问道。

王锡爵突然瞧见郭淡急匆匆下去,道:“可能是出了些什么意外吧。”

而那郭淡来到里面的账务室。

“什么情况?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?可不要告诉我,你们都还没有准备好。”

郭淡进去就是一顿长枪短炮。

那些会计个个都是一脸尴尬,做不得声。

寇涴纱赶紧迎过来,低声道:“夫君,我们都已经准备就绪,可...可是没有人买。”

她怀着孕都赶过来安排此事,可见牙行上下非常慎重,准备的可也是万无一失。

“没有人买?”

郭淡郁闷道:“怎么会没有人买?”

“我也不清楚,之前一直好好的。另外...!”寇涴纱稍微顿了下,道:“今日一开盘,咱们的股价也下降了两厘。”

“什么?”

郭淡吸得一口凉气,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寇涴纱摇摇头,满脸得困惑很不安。

以前也是这么做,而且还没有这回做得充分,可回回爆火,这回轮到陛下,怎么就出幺蛾子了,这...这天要亡我吗?

“郭淡,你倒是弄清楚没有?”

这时,张诚也走了进来。

郭淡一脸尴尬道:“內相,不...不是我们这里出了问题。”

张诚赶忙问道:“那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?”

郭淡道:“不知道,就...就是没有人买。”

“没人买?这怎么可能?”

张诚大惊失色道。

郭淡双手一摊,“內相若是不信,可以出去看看。”

“走走走,你快带咱家去看看。”

张诚拽着郭淡走了出去。

这笑话可是闹大了。

来到外面,只见买马的窗口非常拥挤,至于牙行和五条的股份交易窗口,也显得比较拥挤,其实人不多,只是窗口比较少,就两个交易窗口,而那边全都是为马赛准备的窗口,整整一排,非常有牌面,可是却空空如也。

“哎呦!这可如何是好?”

张诚又向郭淡道:“你赶紧想想办法。”

郭淡道:“要不,我请一些人来买股份,或许能够带个好头。”

张诚道:“那你还不快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郭淡赶紧回到财务室,将小安叫出来,吩咐他立刻安排托。

......

“有动静了,有动静了,陛下,您快看呀!”

李贵激动地叫了起来。

“就说这事还得郭淡来做啊!”

万历赶紧起身来到窗前,盯着那面墙,问道:“卖了多少?”

“一千股。”

“五千股。”

“三千股。”

“七千股。”

“三千股。”

......

念着念着,李贵念不出声了。

因为万历的脸色已经渐渐阴沉了下来。

一共五千万股,今日发行两千万股,一万股也才一百两,这几千股的卖,这得卖到猴年马月去。

万历向张鲸使了个眼色,“你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“微臣遵命。”

......

下面张诚看着那股份挂牌,惶恐不安,道:“郭淡,你这也太少了一点,会被人看出来的。”

郭淡欲哭无泪道:“內相,这都是引路人的,我总不可能每人给他们几百两去买,我暂时手中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啊。还有...还有我牙行的股价也跌了不少啊!”

张诚焦急道:“那可如何是好?”

......

一间包房内。

“这是在卖股份,还是在卖小菜,太小家子气了,想我五条枪挂牌时,至少可都是十万股,哪有几千股的买法。”

徐继荣看着都着急啊!

徐梦晹双目一瞪道:“要是你还想老夫多活几日,你就快闭上你的臭嘴。”

可说着他又嘀咕起来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陪着他们爷孙来的徐姑姑,嘴角含笑,默不作声。

......

“这可真是稀奇了。”

张元功呵呵道:“难道这股份就离不开郭淡那小子?连陛下都不行?”

李成功道:“话也不能这么说,五条枪不也成功了么。”

“郭淡在五条枪可也有股份啊!”张元功哼道。

“那倒也是。”

李成功点点头,突然向张元功问道:“英国公,你没有让去买?”

张元功反问道:“你叫人去买么?”

二人渐渐沉默了下来。

......

“这可真是有趣了。”

李三才笑呵呵道。

陈有年问道:“陈侍郎莫不是看出什么来?”

李三才低声道:“我估摸着方才去买股份的人,不是陛下的人,就是郭淡的人。”

陈有年忙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李三才却是不语,向一旁的张鹤鸣道:“张御史,今日你最好莫要说话,待会陛下肯定很不开心,你要再惹到陛下,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啊!”

.......

渐渐的,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马赛股份交易墙。

怎么没有动静?

前两回可都是供不应求,这回却是如此惨淡。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大臣们开始幸灾乐祸,都等着看皇帝的笑话。

你这皇帝不务正业,老想着挣钱,这回摔沟里去了吧。

其中最尴尬的莫过于万历,他现在已经是面无血色,坐在包房里面,半天不说话,指不定下一秒就嘎嘣了。

真是希望有多大,失望就有多大。

李贵急得尿都快从后面出来了。

过得一会儿,张鲸走了进来,道:“陛下,事情已经查明,方才买股份的人,都是郭淡安排的人。”

“朕就知道是那小子搞的鬼。”

万历当即怒火中烧,道:“立刻去把郭淡叫来,真是气死朕了。”

一旁的李贵心想,这下可糟了,如果郭淡不派人去买,岂不是说一个买的人都没有。

“陛下,卑职有负圣恩,罪该万死。”

来到包间内,郭淡跪在地上,惶恐不会地说道。

“你确实罪该万死。”

万历指着郭淡,道:“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,快快从实招来?”

郭淡道:“卑职是看着没有人买,故此才安排这里的员工扮作顾客去买股份,希望能够吸引人来买。”

“朕想知道的是,为什么没有人买?”万历咆哮道。

郭淡哭诉道:“卑职也不清楚。”

万历错愕道:“不是你搞的鬼?”

郭淡道:“陛下,这卑职可真是冤枉啊!卑职一直尽心尽力在帮陛下宣传,反响一直都不错,可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没有人买。”

“朕不相信,朕要亲自去问问。”

万历气得就往外面冲去,眼泪都快要出来了,感情没有郭淡,就一个人都没有,这打击未免也太重了一点,肥宅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啊。

李贵赶忙拦住他,“陛下,这里人多嘴杂,您万金之体,可是不能去啊!”

万历双目一瞪,道:“朕自有分寸。”又向郭淡使了个眼色,“去给朕找一身合适的行头来。”

“啊?”

郭淡有些不敢动。

万历道:“还不快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郭淡哆嗦了下,“陛下,要不您去上面的办公室等会。”

万历怒哼一声,气冲冲的出得门去,直奔楼上的办公室。

郭淡也赶紧找来一身公子行头,给万历换上。

而那边张鲸赶紧命令护卫假扮市民在附近盯着。

一刻钟后。

万历穿着紫色长袍,手拿折扇,来到奖池大厅边上的一间小酒馆内,李贵也扮作仆人在旁伺候着。

“这么多人啊!”

万历朝着奖池大厅那边张望了一下,故意说道。

演技确实没得说。

酒保忙道:“公子若是来买马得,那可得早点来,这时辰可有得等了。”

万历笑道:“我倒不是来买马的,我是来买马赛的股份。”

酒保错愕道:“马赛的股份?”

万历道:“怎么?这很稀奇么?我手中一诺牙行和五条枪的股份可涨了不少啊!哈哈!”

“是...是吗?”

酒保神色有些不太正常,道:“公子若是想买马赛的股份,那倒是可以去买,应该不用排队。”

万历道:“怎么可能,你看,那人都排到外面来了。”

酒保道:“那都是买马的。”

万历皱眉道:“难道马赛的股份就没有人买吗?”

“好像,听说,买的人不是很多。”酒保讪讪道。

万历道:“怎么可能,马赛股份都没有人买,我不相信。”

这时,边上一个长衫青年笑道:“有没有人买,你去看看便知,我估摸着你现在去,那股份全都是你的。”

万历眉角抽了抽,嘴上却道:“这不可能吧。一诺牙行和五条枪的股份,可都是抢着买,马赛的股份怎么会没有人买,马赛可是很挣钱的。”

长衫青年笑而不语,扔下一串铜钱,起身之后,微微颔首,便往外面走去。

“哎!你可还没有说原因。”

万历招手喊道。

可那长衫青年却是不理,径自出得门去。

那酒保又走过来,收走铜钱,在经过万历身边时,他小声道:“公子,你想想看,当初牙行出点什么事,那些股东可都跑去牙行堵门,那郭淡的祖宗十八代可没被少骂,可这马赛要出个什么事?谁敢跑去皇宫闹事啊!”

这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!

万历是恍然大悟。

他终于明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当初不管是牙行挂牌,还是五条枪挂牌,反响是褒贬不一的,有人看好,也有人不看好。

而马赛挂牌,是一片叫好。

试问谁敢说不好。

可问题就出在这里,这股份完全就是凭借诚信,郭淡也是花了几十万两,才建立起一诺牙行那宝贵的诚信,当初卫辉府危机,他洒了很多钱出去,之后牙行关门,郭淡立刻告诉大家,可以凭借股票来牙行兑换银子。

虽然最终没有发生,但这些事给一诺牙行带来许多正面得影响。

真的就是一纸千金。

郭淡从来没有违反过契约。

大家都相信他。

话说回来,谁都知道,皇帝可是最没有诚信得。

你这股份跟大明宝钞是没有丁点区别。

你可以无限发,无限稀释。

再有就是,郭淡要是出事,那些股东们还敢去牙行搬一张凳子走,你万历要耍花招,谁敢跑去皇宫搬凳子。

天下可没有人是傻子。

这也是牙行股价下跌的一个原因,大家一看皇帝要出来单干,那牙行很多业务都可能被皇帝拿走,股价自然下跌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