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仗剑问仙

第三百五十七章 为了宗门!

仗剑问仙 kaka03 4300 2020-07-26 06:28

  

满场皆惊,满场皆静。

一个身影的出现让局势完全逆转。

只因为那个人是杨天赐,逍遥门掌门杨天赐,问天境的杨天赐,出战第二场的杨天赐。

他还不到四十岁?

不到四十岁的问天境有没有,自然是有的,而且还不少。

比如曾经的白衣剑仙,比如陆家的陆二爷,又比如板上钉钉的云落等人,但这位杨掌门为什么咋看咋不像问天境高手呢?

众人嘀咕一阵,慢慢将目光汇集在了杨无道的身上。

也是,有这么个儿子,的确咋看咋不像一方高人。

杨无道浑然不觉,还在咋咋呼呼,“怎么?不会有人觉得我爹不够资格当一个区区问天境的修行者吧?不会吧?不会吧?”

娘的,智障!

众人心头都在骂骂咧咧,但嘴上已经克制了许多,修行界,实力为尊。

长安的目光饶有兴致地在杨家父子的身上流连,事情是越来越有趣了。

敕勒眼皮低垂,心中默默盘算着这其中可能的算计,以及增加的牵扯。

乌蒙宗那边,个个士气低落,局势很明了。

如果杨天赐真是四十岁以下的问天境高手,不管上中下品,第二局乌蒙宗稳输,双方便必然回到均势,一局定胜负。

虽然第三战自家宗主同样是问天境,但是大好局势被一下子丢掉,众人心中难免还是很失落。

他们却忘了,第一战的胜利也是莫名其妙得来的。

人心往往就是这般没什么道理。

邬青山目光镇定,冷冷一喝,“都干什么,死了爹娘不成,这还没打就哭丧着脸给谁看?不嫌丢人么!”

“就是,虽然必输无疑,好歹也等真的输了再哭嘛,还大宗弟子呢,啧啧。”

杨无道的声音嚣张地响起,惹得憋了一肚子火的邬风寒暴喝一声,“懦夫,有胆子上台跟我一战!”

杨无道斜眼一瞥,“当我傻么?”

邬风寒满腔怒火无处发泄,只好狠狠一掌,将座下椅子拍成了齑粉。

邬青山站起身来,朝着敕勒和长安拱手抱拳,“大萨满、长安剑仙,邬某请求验证杨道友出战资格。”

早在先前,规矩就已经告知众人,可以验证彼此的出战资格,如果资格有误,作假一方不论先前成绩如何都将被取消资格。

所以敕勒就将目光投向了杨天赐,杨天赐恭敬点头,“杨某并无异议。”

敕勒取来逍遥门的谱牒,细细看过,“逍遥门谱牒无误,杨天赐年龄三十九岁。”

谱牒修士和山泽野修的区别就在于拥有宗门谱牒,这个谱牒原本是由天庭发放,后来改由朝廷下发,以特殊材质制成,一经填写不可更改。

所以,宗门谱牒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证明修行者的年龄。

但五宗大会自然不会如此简单。

敕勒掌心真元一吐,一个圆形的玉碟飞向空中,洒下一圈光晕,“杨掌门,请进入光圈之中。”

杨天赐没什么扭捏,快步走去,站到了光圈之中。

敕勒的声音在每一个人的耳旁响起,“此物乃是荀国相提供,乃隐族秘宝,可测一切天人境以下修行者年龄。”

邬风寒脱口而出道:“那会不会有误差,或者被别的手段骗过?”

邬青山连忙佯怒地呵斥一声,但是眼神中也十分想要个答案。

敕勒也不生气,“如果连荀国相都能骗过,那我们再怎么折腾也没用了,你们说呢?”

作为如今的天下第一人,荀郁都没办法的事情,自然其余人都没办法了。

乌蒙宗上下也只能无奈接受。

这边几句话下来,那边也出了结果。

在杨天赐的周边,出现了一层层光圈,犹如树木的年轮。

众人一数,正好三十九个。

杨无道打了个哈欠,“何必呢?”

那懒洋洋又带着点鄙夷的态度,让邬风寒气得浑身发抖,但又无可奈何。

就在此时,杨无道对上了邬风寒的目光,笑着道:“生气了?不爽了?来打我啊!”

邬风寒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在沸腾,冲入脑海,右脚一跺就要冲向杨无道,邬青山挥出一道真元,将他拍晕了过去。

邬青山的目光在门人和长老的面上一一划过,最后还是停留在原本就计划出战的那名门内中坚的面上,“万玄,看你的了。”

那名原本站得笔直,充满着强大自信的长老惨然一笑,“就拜托宗主了。”

在这一瞬间,二人的言语背后,已经完成了一次心声的对话。

“万长老,乌蒙宗定不负你。”

“希望宗主记得万某今日所为。”

万玄望着已经走上了擂台的杨天赐。

知命境中品的他还有几天才到四十岁,在得知逍遥门是杨天赐出战的时候,他便已经知晓了自己命运的结局。

他其实很想对宗主说一句,事不可为便算了吧,但他心中清楚,这样的话,根本没用,不管开口的是谁。

未来修行者联盟的一席之地,登上中极山的二十家宗门之一,一心致力于乌蒙宗发展的宗主无论如何都拒绝不了这样强大的诱惑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没有什么理性。

哪怕只多一分胜算,都能够压垮他一个乌蒙宗的长老。

他如今需要做的,只是尽可能地让杨天赐多展露一些手段,让观战的宗主多一分胜算,哪怕这样做的代价是他的性命。

去往台阶的路上,他走得极慢,一步一步,像是在丈量自己生命的终点。

终点已到,回过神来,他已经站在了擂台之上,站在了杨天赐的对面。

他深深吐纳一道,气息渐渐平稳,生死已置之度外,神色一片清明。

杨天赐的神色同样不喜不怒,只剩平静。

一声令下,万玄双手掐诀,轻念一句咒语,一片黑影自远处飘来,朝着杨天赐的头顶落下。

待众人看清那片黑影的轮廓,竟是一片山脉的虚影。

“咦,这不就是远处的那座山吗?”

一声惊呼,让众人都瞧见了不远处那座沉睡的小山,果然和这片黑影的轮廓一模一样。

就像是被万玄抽出了其中的山魂一般。

“不愧是能够被推举出来的宗门啊,真是厉害。”

“我滴个乖乖,一座山砸在身上,这谁顶得住啊!”

“哼,再厉害也只是个知命境,逍遥门掌门可是问天境呢!”

......

擂台没设隔音禁制,一切的声音都可入耳,但台上两人都没有一点留心。

万玄要试探出杨天赐的手段,杨天赐又何尝不是要看看乌蒙宗的手段呢。

只见他居然等到山脉虚影临到头顶丈许才有所动作,双手真元化作两缕清风,绕着山脉吹动,感受着与真实山体的差别,估算着这种攻击的能量。

万玄并不想让他如意,山脉虚影猛地一缩,然后加速砸落。

看着离杨天赐的头顶越来越近,万玄原本已经寂灭的心急速跳动着,莫非自己还真能有所作为不成?

杨天赐轻哼一声,五指摊开为掌,从侧面拍在山脉虚影之上。

山脉虚影猛地一震,然后颤动着,最终崩溃。

于此通次,杨天赐手若柔条,朝着万玄的方向就是一拂。

真元荡漾着,宛若一条迎风飞舞的彩带,但万玄竭尽全力的抵抗,却不能动摇这蜿蜒的彩带分毫。

当彩带抽在身上,万玄如被天神之锤挟着万钧之力重重砸在腰肋,横飞出去,撞在擂台边上肋骨尽断,大口吐着鲜血,形容甚是凄惨。

“认输吧,你打不过我。”

杨天赐双手负后,神色平淡。

万玄强撑着站起,挥手掐诀,两片山脉左右夹击,被杨天赐击溃,然后又遭一掌;

万玄盘膝坐地,开口念诀,三座山脉重合一起,化作一方大印,在空间之中跳跃着,骤然出现在杨天赐的面前,被杨天赐一拳砸碎,然后又是一拳,将万玄双腿砸成肉酱......

当万玄怒吼着,居然召唤出乌蒙山祖脉的虚影,许多乌蒙宗门人都不禁开口请求宗主,要不认输吧,万长老能力出众,未来必有大用啊!

作为一宗之主,邬青山是有资格替代场中人认输的。

邬青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,未来?此番若不能站上中极山,我乌蒙宗在修行界还有什么未来?

最终,他一言未发。

敕勒和长安都看了他一眼,长安的眼中有浓浓的讥讽,敕勒倒是依旧平静,在大萨满的位置上待久了,什么样的人心都见过。

就连薛征都能那般死法,何况是旁人。

当万玄最终被杨天赐震碎了心脉,盘坐着身死道消,所有人的心都被强烈地震撼着。

仿佛到了这一刻,他们才意识到,五宗大会不是一场热闹,而是一场未来二十年乃至上百年修行界势力划分的争斗,这场争斗你死我活,堂堂知命境,也就是一颗随时可以被牺牲的棋子而已。

邬青山起身,看着在昏睡之中的邬风寒,伸手抚了一下这位最心爱嫡孙俊美的脸庞,以心声对自己的儿子邬云生快速说了几句,在儿子大变的神色中冷冷用真元拍下禁制。

然后他看着乌蒙宗五位长老中还剩下的四位,“熊长老、刘长老、章长老、石长老,老头子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四位长老齐齐开口,“请宗主示下。”

“邬某执掌乌蒙宗已二十有一年,虽有小错,但自认对得起诸位。”

“我想请四位当着天下同道,立下天道誓言,若我身死擂台,四位长老须全力辅佐我儿云生以及孙儿风寒,保全我乌蒙宗数百年基业不倒。邬某在此谢过!”

四位长老神色大变,连忙相劝。

邬青山摇摇头,“我意已决,诸位若真的还记我这个老头子一份恩情,就请发了这道誓言吧。”

四位长老对视一眼,无奈地一叹,各自发了誓。

长安目光中的讥讽渐渐消散,叹了口气,“何必呢!”

待四位长老发完誓言,邬青山朝他们深深一拜,转身朝着擂台走去。

这初春的风,吹动老人的衣袍,竟有几分萧瑟的苍凉。

老人的背微微弓着,不知背负着什么重担,走向擂台的步伐,虽然沉缓,但无比坚定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